刷劇發現“女主睡在我家床” 杭州業主訴出品方等侵權案開庭

  刷劇發現“女主睡在我家床”,杭州業主訴出品方等侵權案開庭

  澎湃新聞記者 陸玫

  “電視劇的場景怎麼這麼眼熟?女主角睡的這張床不就是我的床嗎?”

  去年9月,杭州的林女士(化名)看電視時突然發現,自己位於寧波慈溪市的別墅成了電視劇取景地。

  隨着了解的深入,她發現在她價值3000萬元、一直空置的別墅里拍電視劇還不止一部。

  12月15日,林女士訴相關電視劇出品方、物業公司、播放平台等侵犯隱私權、財產權案在寧波慈溪市法院第二次開庭審理,林女士要求幾名被告停止侵害,全面停播、刪除侵權電視劇;賠禮道歉,消除影響;賠償財產損失近300萬元。

  “林女士的索賠標的為,要求被告承擔侵犯隱私權損失200萬元,物品、裝修損失35萬元,場地使用費46萬元。”16日,林女士代理律師、浙江思偉律師事務所王勤保律師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

  林女士定居杭州,老家在慈溪。2014年11月,她從寧波相原和景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購入一套別墅,建築面積820平方米,售價近3000萬元。房子原是開發商樣板房,精裝交付。

  林女士本打算將別墅給兒子當婚房,後來兒子出國,她也住在杭州,別墅一直空置。考慮到通風、養護等,2015年11月,她與小區前期物業公司——寧波新上海國際物業公司簽訂委託保管書,把鑰匙交給物業。

  2018年7月,寧波吾同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接手小區物業,林女士別墅的鑰匙被移交給吾同物業。同年,林女士向吾同物業支付前三年物業費6.4萬元,吾同物業收款蓋章。

  “2015~2017年,林女士偶爾去過幾次別墅,2018年後沒去看過。”王勤保告訴澎湃新聞。

  2019年9月23日,林女士在家看電視劇《我和我的兒女們》,忽然發現自家別墅竟成了劇中人物的“家”:女主角躺在她家主卧的床上,男主角坐在客廳沙发上……

  “主卧室、餐廳、廚房、地下室、樓梯、庭院、大門都拍到了,涉及鏡頭60餘處。”王勤保表示,劇集末還出現了“鳴謝xxxx山莊”字樣,正是別墅所在小區。林女士與物業公司溝通,對方否認私下把別墅借給劇組。回別墅查看,發現屋內設施有多處損壞,包括玻璃破裂、地毯污漬、電梯損壞、傢具磨損等。當年11月,林女士向慈溪市法院起訴電視劇出品方寧波影視藝術有限責任公司、寧波吾同物業服務有限公司、播放平台愛奇藝。

  今年3月,該案第一次開庭,林女士從寧波影視方面得知,另一部連續劇《大約是愛》也在她家別墅拍攝。根據開機、殺青時間,林女士推斷兩部電視劇大約在2017年12月~2018年3月在她家別墅取景。之後,林女士將《大約是愛》出品方強盛(上海)多媒體有限公司、浙江超凡影視文化有限公司、上海劇浪影視傳媒有限公司追加為被告。

  12月15日,該案在追加被告后再次開庭。

  澎湃新聞從法院的公開庭審錄像中獲悉,庭審中的爭議焦點主要有幾項:在別墅拍攝電視劇是否涉及侵犯個人隱私?劇組怎麼進入別墅的,是否合規?損失如何界定?

  寧波影視認為,該別墅本身是樣板房,可供參觀,故不涉及隱私。

  “別墅之前是樣板房,但出售後就是私人住宅,未經過產權人同意就在私人別墅拍攝並播出,將住宅內景公布出去,無疑侵犯隱私權。”王勤保表示。

  《我和我的兒女們》劇組怎麼進的別墅,吾同物業公司稱不知情,也沒有收到過前期物業移交的委託保管書。至於《大約是愛》劇組,該公司表示收過6萬元的“場地費”,但僅限小區會所,沒有涉及林女士別墅。

  庭上,《我和我的兒女們》出品方表示曾與物業、開發商聯繫,以為該別墅是樣板房。《大約是愛》出品方也表示取得過物業的同意。

  “物業怎麼可能擁有房屋所有權所附屬的使用、處置權?劇組拍攝前沒有看過房屋產權證,沒有盡到審核義務,需要承擔法律責任。”王勤保認為。

  在損失界定上,林女士委託第三方進行了司法評估,核定兩個劇組場地使用費分別為24.2萬元、21.7萬元,裝修損失19.1萬元,物品損失15.9萬元。

【編輯:張燕玲】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chinanews.com/【其他文章推薦】

※帶你認識新竹殯葬公司生命禮儀流程!

住宅用火災警報器該怎麼挑選?

※代辦虛擬地址出租,幫你省下不必要的房租支出

金價查詢,黃金價格換算,高價回收服務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號由來?

高價收購黃金推薦優質商家

※自由業者適合加入哪些職業工會?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