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線喜劇賀歲電影《鳳凰登高枝》:做凝聚 “地氣”笑中有淚,樂中有思的新喜劇

院線喜劇賀歲電影《鳳凰登高枝》:做凝聚 “地氣”笑中有淚,樂中有思的新喜劇

——訪新喜劇《鳳凰登高枝》總製片人、河北一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副總裁  馬新河

                                    文、李善青  (藝術碩士)

採訪手記——

喜劇是最受歡迎的類型,老少咸宜,男女通吃,無論你是什麼膚色人種,什麼文化背景,什麼宗教信仰,什麼教育背景,什麼社會階層,無一例外,都會喜歡喜劇。因為,人類的基因里都追求快樂。

喜劇又是最賺錢的類型,無論古今中外,創造最高票房的總是喜劇,即便是其他類型,如科幻片、動畫片、玄幻片、愛情片,要創造高票房,都得沾上一些喜劇。幾乎所有的製片公司,都會垂青於喜劇影片的投資和拍攝。

序語:喜劇又是最難的,難寫、難拍、難演。正因為如此,許多藝術大師也出在喜劇領域,例如偉大的卓別林。對於許多從事藝術的耕耘者,對喜劇是心存一個敬畏之心的,他們對喜劇是頂禮膜拜的。持這種心態的人很多,包括我——一個多年研究電影藝術發展的年輕的“九五后”藝術碩士研究生!

中國的電影是要在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下發展 ,在當今的電影市場 一部好的喜劇電影取決於票房的高低。近年來中國電影在市場上的反響取得了很大的成功的是——喜劇 。演而優則導——有着多年喜劇表演的徐崢,在為未名之前——只是一個不為人所知的三四線男演員,但是——隨着《泰囧》率先在中國突破10億票房大關,徐崢也從一個“沒有參加導演協會的導演”一躍躋身國內一線金牌導演的位置,可以說,他後來票房大獲成功的“囧系列”電影,無一不是以喜劇這個類型片作為“主打票房影片”,為此,筆者近日就喜劇電影的相關問題,採訪了新院線喜劇電影《鳳凰登高枝》總製片人、河北一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副總裁  馬新河先生。

主持人:李善青:馬老師你好,你是如何看待中國目前新喜劇的發展呢?您作為新喜劇《鳳凰登高枝》總製片人、河北一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副總裁兼本劇的總編劇,你創作的初衷是什麼呢?

《鳳凰登高枝》總製片人馬新河:俗話說——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一般來說,人們更加喜歡追求輕鬆愉悅的休閑方式來給繁重的生活釋壓, 所以好的電影 不是單憑流量的好壞去衡量,大家更多願意看到的是中國電影的進步,看到更多原創的、高質量的喜劇作品。而電影圈裡有這樣一批新銳年輕的喜劇製片人導演的出現。他們將喧嘩歸於沉靜 ,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紮實情節流暢的喜劇劇本上 。我近年來編劇的《鳳凰登高枝》就是延續了喜劇的一貫風格,以誤入歧途但善念未泯的小人物作為主人公,講述他為了改變人生“中年危機的命運”,作為新的富豪以期“富豪相親”和讓“鳳凰女登枝頭”獲得高額酬金,在出國去馬爾代夫和沙特迪拜的“富豪相親之旅”一路上千難萬險笑中帶淚,最終實現了自我救贖。一句話,我希望新喜劇《鳳凰登高枝》這個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能夠傳遞积極樂觀、百折不撓的草根精神,讓觀眾在爆笑之餘產生對生活和責任的更多思考。

主持人李善青:身為中年製片人 ,做觀眾喜歡的喜劇電影,聽說你15年前的第一部作品就是青少年題材的?

《鳳凰登高枝》總製片人馬新河:是的!早在15年前,我編劇的第一部院線電影——《姐妹兄弟》就被上海電影製片廠拍攝,現在引以為豪的是——該片不僅是最後一部用電影膠片拍攝的青春院線電影,而且該片還榮獲國家廣電總局、文化部、教育部的三部門的表彰,並在當年榮幸地參加2015年的“上海電影節”,而且還成為廣電總局——“第十五批向全國中小學生推薦的優秀影片”。其中的主題曲和插曲,被新疆歌手艾爾肯演唱的劇中多首影視歌曲至今在當地還被廣為傳唱。

    

主持人李善青: 《鳳凰登高枝》電影里對於“美”的體現 ,如何實現劇情反轉 ,成為一部勵志的正能量喜劇呢?

《鳳凰登高枝》總製片人馬新河:《鳳凰登高枝》講訴的一部草根“鳳凰”民間少女成長蛻變以及“真正的顏值高、風景美”的電影。河北一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自我認知以及當今社會對“美”的認知 ,發現在當今社會各種直播平台以及短視頻的出現讓中國新一代年輕人對在欣賞美好的人和事的時候 停留在“幾十秒”、“幾分鐘”之間的可怕“腦死亡”狀態。這種“抖音快餐文化”對於中華傳統之美的認知更多的是一種膚淺化感性化的認知,以偏概全,不夠真實 。作為一名“七零后””的總製片人,我覺得我們河北一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在花巨資投入該片的同時,也想通過電影幫助更多的“95后”、“00后”年輕人,不能過多依賴了解“美”的真諦, 讓網絡上出現的不真實的“人造美”污人眼睛,讓樸實無華的自然美返璞歸真 。同樣 我們這部喜劇院線的作品也將致力於對年輕人當今現狀 和年輕人的追求美好愛情生活等各方面去挖掘——身為一個有強烈社會責任感的製片人,就必須用心去做年觀眾喜歡的電影 。

主持人李善青:《鳳凰登高枝》傳達“美”的真諦,深刻體現了河北一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嫻熟而紮實的劇本功底,為何把故事背景從國內放到旅遊勝地馬爾代夫和迪拜,這樣做得初衷是什麼?

《鳳凰登高枝》總製片人馬新河:在我們即將開拍的喜劇院線電影《鳳凰登高枝》中,女主角前半段在國內體現的是一個“小家碧玉型”女生的“外在美”,長的漂亮身材高挑,性格獨立!但是後來變得性格自我和張狂 ,在一次次“富豪相親會”中,她的“三觀”開始變形。所以這位“浴火重生”的“鳳凰涅槃”女孩在經歷了一系列難以想象的磨礪,最終成功傲視群芳一枝獨秀地站在獲獎的T型台。“這一“草雞變鳳凰”的勵志故事,它講述了一個“原生態”女孩從單一美走向終極美的過程”,河北一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製片人馬新河表示,“美”的真諦—真善美。幸福不禍從天降,只有“擼起袖子加油干”,才能不負韶華,浴火重生!

 

電影就是一門視聽語言的藝術,本來我們計劃該片在國內北戴河和海南等地區取景,但是我們的董事長姚會芹女士是一位很有魄力的出品人。她說—— 本劇風格輕鬆幽默和充滿喜感,劇中的人物大多的時尚的帥哥和靚女,要取景,就要捨得在畫面唯美上下大價錢,要捨得投入,會算大帳!人們常說——人間至美天堂是馬爾代夫,我相信,再過幾十年,馬爾代夫隨着海平面的飆升會逐漸淹沒。我們要抓緊時機去這“愛情天堂”和人間至美至勝的地方去取景,讓更多普通工薪觀眾足不出戶就可以看見那裡的陽光、藍天、碧水和沙灘。相信到時觀眾花幾十元錢就可以在影院領略演員們火辣時尚的舞蹈表演、勁爆的沙灘足球搞笑對抗賽、性感火辣的比基尼模特美女的走秀表演和激情四射的充滿青春荷爾蒙氣息的沙灘啤酒狂歡節。相信精彩幽默的劇情將潛移默化地帶領着年輕的觀眾盡情領會和做一次酣暢淋漓的“精神之旅”的真實體驗。。。。。。

主持人李善青:《鳳凰登高枝》劇本很接“地氣”,不僅取材社會關注度極高的“富豪相親”,而且現代劇+喜劇 從當今社會問題體現的同時給觀眾帶去歡樂,這樣做有何含義?

《鳳凰登高枝》總製片人馬新河:從事影視工作20餘年來,我一直拍攝自己所喜歡的電影,這樣才能產生內心共鳴,才能在真正意義上給予電影所需的靈魂——更為圓滿的情節設計以及更深的內涵。在類型電影中,我更喜歡現代劇和喜劇,這一方面更貼近生活,引發共鳴,另外一方面也能讓自己快樂,讓觀眾快樂。《鳳凰登高枝》正是這樣一部作品,它是一部喜劇,但是卻不是段子的堆積,它立足於生活,層層深入,體現當今現代問題的同時 帶給觀眾一個心滿意足的歡樂。。。。。

主持人點評:當然,寫喜劇需要天賦!寫什麼都需要天賦!搞藝術,就得有天賦。這個毋容置疑。但這句放之四海而皆準的“老生常談”卻常常困擾着我們,成為我們前進中的絆腳石。

主持人李善青:《鳳凰登高枝》據說準備投資2,1億元,聘請國內一線導演和大咖加盟此劇,這樣做是為了打磨一部高質量的“硬核喜劇”嗎?

《鳳凰登高枝》總製片人馬新河:”寫一出喜劇,意味着舉行一次審判,不管是對人還是對社會情況,而笑是最後的和最高的審判。” 西德的思斯特·伊洛思說:”喜劇性的基礎是一種由於結局與假設正好相反而產生的對比效果。產生這種效果的先決條件是我們內心深處對事件抱有一種超然的態度。”亞里士多德還說過:”可笑的東西產生於無害的悖理現”。 看來,用一個簡括的定義來包羅極其多樣的具體的喜劇性現像是十分困難的。

            

另外,喜劇和幽默的另一個突出的特點是它們永遠是具有迫切的現實性和現代性。因為幽默是一種社會範疇,包含着對該社會和該時代斷面的活動家們所固有的惡習、弊病和反常現像的暗示,嘲諷和辛辣揭露。現代諷刺作家只需要提一筆就能明白的東西,對另一代人說來都是不明不白的,它們往往需要註釋。而不能在剎那間引起反應的幽默是沒有生命的。不瞞你說,我是一個嚴格意義上來說的新聞媒體人,18年的記者生涯讓我更多地接觸了很多生活在市井的“小市民”和“小人物”!記得一次我去貧困地區採訪還遇到7,8個無業遊民的持刀打劫,當時我身上沒有帶很多錢,當時小巴車拋錨了,加之路上社會治安情況不佳,所以我裝出不害怕的樣子。當時,人人知道知識分子是窮的,正規體制下的記者也沒有油水可撈 我帶了一個大採訪包,劫匪打劫身上的2000元錢和一塊父親送我的“雙獅牌”手錶,我看見“劫匪”匍匐荒郊野外雙唇凍得發紫,就把長大衣脫下給了他,沒想到“劫匪頭”剎那之間雙眼感動,把我的採訪包和設備全歸還了我,他們這樣做也就是為了圖得一個內心平安罷了。可事後想起來很幽默——我包里兩台高檔的5D佳能相機和SONY攝像機,至少4萬多元,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刺激又很幽默,在“劫匪頭”心中,現金和手錶大衣,比沒啥用的高檔相機更實惠,所以“劫財還機”,哈哈,說明劫匪的心裏還有一方淳樸的沒被完全污染的空間,至少,當時是這樣!

主持人李善青:《鳳凰登高枝》何時開機?目前籌備工作如何?青年不出名的演員能有更多出演的機會嗎?

《鳳凰登高枝》總製片人馬新河:在河北一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大家心裏都很清楚一部好的電影主要有兩點:第一、紮實的劇本設計和能夠帶動觀眾的故事情節 從而有效的去帶動觀眾的情緒,讓觀眾在電影院封閉的空間中實現情感上的交錯和共鳴;第二,觀后的情緒發酵;當觀眾走齣電影院后,電影要有足夠的厚度來滿足觀眾的第二次回味和反思,能夠讓觀眾挖掘出更為深入的東西出來,並久久不能釋懷。所以,我們選用演員不求知名度和流量,用“最適合”人物原型的演員,相信廣大青年演員會有更多的機會來參与到本劇的表演之中。

由於目前國內眾所周知疫情的影響,原來《鳳凰登高枝》計劃將於今年年初開機,但是目前響應有關部門的號召,籌備工作正緊鑼密鼓地恢復之中,我希望《鳳凰登高枝》能夠為觀眾帶來更多的正能量和快樂,我們剛好利用最近的“空窗期”再次沉下心來打磨好劇本。同時,河北一川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姚會琴也多次表示,公司將準備加大對此劇的投資規模,請國內頂尖的影視人才加盟,並將在以後公司將落戶北京,將會創作更多此類作品——讓觀眾在歡樂中感受真善美,在回味中實現與生活的貼合。

主持人李善青:時間有限這次對《鳳凰登高枝》的採訪暫時告一段落,可是我們將在今後的持續關注!最後想替熱心網友和讀者們問你一個“個人問題”,您身兼總製片人、編劇等職務,您是如何成為多才多藝的“斜杠青年”的?

《鳳凰登高枝》總製片人馬新河(笑): “青年”對於我們這些出身於上世紀70年代的人好像已經遠去,但是我覺得自己重生於“影視藝術”的心真的很年輕。哈哈—— 未來的藝術探討之路還很漫長。

“斜杠青年”是當今社會一個多元化的綜合體現,年輕人為了更好地適應“5G時代”,就要博聞強記,多才多藝。我們這批人年少處於中國大發展、大變革的時代,不努力學習和提升自己的知識儲備量和各種技能,終究會被淘汰的,當時15年前我還引以為傲的“膠片拍攝大電影”時代,不到短短的15年,“膠片電影”到如今好像是一個走進博物館多年的代名詞。所以——我們的“斜杠”是被迫的,一句話——為了今生實現自己的影視夢想,路漫漫兮修遠,我“痛卻快樂着!”

(全文 完)

本站聲明: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societynews.cn/html/xw/ms/,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及時處理【其他文章推薦】

如何識別是否為防火材料? 如何確何建築物安全重要性?

※桃園佛具店,專營神桌百貨用品批發零售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號由來?

You Might Also Like